[Olive Story] High-quality pears in the Philippines, White Scholars Deep Mountain Jungle

  • 2017-11-10 11:30:00
  • Company News
Summary:Background Information Introduction Large-leaved yellow pear: also known as long-leaved lotus root, Venus yellow pear, Indonesian pear, golden yellow pear Heavy material, high density, staggered texture, gold wire, light wood
背景知识介绍

大叶黄花梨:

        又名长叶鹊肾,金星黄花梨,印尼黄花梨,黄金黄花梨。材质重、密度高、纹理绚丽交错,内含金丝,具轻微木香,入水即沉。在印度尼西亚,人们叫它:Mabiwasa,意为"比铁还坚硬的木头"。生长周期:500-800年成材。气干密度:1.015-1.41g/cm³。·

        大叶黄花梨是近年来被发现的一种世界级名贵硬木,主产于印度尼西亚的加里曼丹等地区,其生长环境昼夜温差大,海拔高而气候多变,并伴生于金矿与铜矿矿脉上。大叶黄花梨的主干较长,木材利用率较高。因其生长缓慢、木质坚实、花纹绚丽而与珍贵的海南黄花梨、越南黄花梨齐名。是制作中式古典家具的上乘木材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豪利集团总经理:白学军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2017年9月15日,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是极为普通的一天。对于豪利集团总经理,白学军先生,却很不一般!

        他本来如往常一样在公司处理事务,准备接待客户。却被告知,有个老朋友给公司送了一块难得的好木头,让他过去看看。他来到茶室,只见一块半人高的、泛着红褐光泽、纹理绚丽的木头屹立在茶几边,走进细看,木头质地细腻、手感温润,交错的纹理时有鬼脸,又似乎透着金丝……在木材行业做了二十多年的他,迅速在心里下了判断:这是块上好的海南黄花梨木料!

友人赠送的大叶黄花梨木块

        可是对方说:这快木头,也是一个朋友送的,他朋友那边山上长着的特别多!白总这就纳闷了。因为海南黄花梨作为制作古典家具的优质原材,经过从古至今的长期砍伐和破坏后已所剩无几,现在是国家二级保护植物,市场上一料难寻。怎么会长得满山都是呢?

        经询问,白总得知这块木头来自菲律宾,人们叫它:大叶黄花梨!这下他恍然大悟了,这是一种近几年才发现的名贵树种,主要是长在东南亚的岛屿国家,由于它的外观、质地、木性与海南黄花梨相差无几,在硬度上相当于小叶紫檀,近几年成了古典家具业的“新贵”,市场前景。但是截至目前,在国内木材市场上,大叶黄花梨还极其少见!

友人赠送的大叶黄花梨木块

        得知到这些信息后,爱木的他,心里非常激动——这么好的木头,若能找到源头、为公司开辟新的优质原料渠道,岂不是件大喜事!他跟送朋友商量,可否带他去产地参观了解一下,没想到对方欣然答应,不过他也提醒道:就是那边条件很艰苦、跋山涉水也有点危险!

        “只要木头好,艰苦一点怕什么。如果能找到这么棒的材料,我跋山涉水也值了!”白总请示了董事长后,决定亲自去一探究竟。安排和协调工作、跟菲律宾那边接待的人沟通、办签证……二十多天准备工作后,2017年10月10日,白总终于踏上前往菲律宾的行程。

        那批大叶黄花梨的产地在菲律宾达沃市一个乡镇的原始森林里,白总清晨从深圳出发,过香港乘飞机至菲律宾首都马尼拉,再从马尼拉转机至多沃。到多沃时,已经是晚上10点。休息一晚后,第二天白总特意起了个大早,催促随行接待的人员一起赶往原始森林。

郁郁葱葱的菲律宾大叶黄花梨树林

        那天达沃已经接连下多日小雨,白总一行坐着一个电动的三轮车,前往森林的道路泥泞曲折,有些路段轮胎入泥、打滑,人不得不下车行走,很是不便。在一路泥泞的山间小道和两侧丛林的郁郁葱葱里行进了四、五个小时,到了目的地。但还没进山,只见一排排实强核弹的武装部队在路边严阵以待。“进去的人和车辆都要检查,”朋友小声告诉他,“这是这边的武装守护部队。别看这里森林茂密,但政府严禁偷砍乱伐!这里的山都是矿山,黄花梨就是要长在这样特殊的土质里。”这下,白总感受到了,来之前朋友所谓的“条件艰苦”、“有点危险”。

        进入森林后,在纵横的草木枝杈里,白总看到了那些让他激动的木材:“木材可真是好!正是在公司看到的大叶紫檀。还有别的好木头,都是很优质的!不过那边的人不懂,很多好木材,给浪费了,看得我心痛!”林区的管理人员告诉他,这边采木有限量,每天不可以超过一个集装箱。

堆砌在路边的木料

        由于当地无处住宿,天黑危险,看完木材后已过中午。白总跟当地木材商见面洽谈、核实资质后,当即决定订购20个集装箱木料,并确定了长期的合作意向,随后一行便又急忙赶回达沃。第二天,他继续前往苏沃等地的原始森林寻购黑檀等名贵木材。三日之后,在公司事务催促下,其身返程。

        对于这一趟艰苦的旅程,白总这样描述道:“我去之前有预期,但是到了之后感触还是挺深的!菲律宾的经济和环境有点像国内的70年代的样子,生活条件很落后!我要感谢朋友给我安排了当地最好的酒店和车,不过即使是这样的酒店,也没有什么服务,生活用品不齐全、房间比较脏。那边闭塞不便,吃的东西比较奇怪、不合胃口,我又语言不通,所以在那边几天颠簸的确是比较累的!像我们去森林,坐的车就像老式三轮,在土路上颠簸起来,哐哐当当的!”

大叶黄花梨正装箱运往深圳……

        但是白总作为木材界多年的老木迷,还是觉得不枉此行,他感叹道:“不管怎样,我很庆幸走了这一趟!让我更了解其他地方的人的生活、更珍惜自己拥有的。关键的是,能为公司、客户带回来一些好木材又开辟了新的渠道,我觉得很有收获。即使当时走在泥路里,想到前面有黄花梨,心里那种期待和喜悦,都让我觉得这一趟去得值!”

        懂木、惜木、爱木,或许这就是整木家居人共同的秉性。对于整装企业来说,原材料是首要一环。服务的客户高端,要求也高,不能以次充好,只能扎扎实实为他们去挖掘上乘的木材。而白总这种不畏艰险、排除万难完成目标的实干精神,也反应出了豪利人身上共有的踏实、肯干的品质,值得我们赞扬!

白总向编辑部讲述他的“寻木记”